月更两三篇的重度懒癌/西皮杂食请注意看tag/关注需谨慎

雨村日常

写在前面:
听说最近在进行大清洗?
那就是时候来一波意识流了。
感觉最近不是在下大雨就是高温警报。
请多保重。

*吴邪视角

我醒来之前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是一条蛇,被人倒吊着提了起来,丢进了一处活水中。身旁阴冷而湿润,水流贴着身体流去。窒息一般的逼兀感。
接着我醒了过来,首先接收到的是隆隆的雨水声。侧头看向窗外,瀑布一样的流水从屋檐直坠而下。
怪不得连做梦都和水有关。
雨村这几天进入了雨季,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瀑布的水位线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在上涨。我甚至有些担心水会不会漫到屋子里来。
哪怕雨下的这么大,闷油瓶两天前依然闷不吭声地进了山。我倒是不担心他会出什么事,但是这雨下得太大,总让人心里不舒服。
我爬起来...

【黑花】鼓和槌

*OOC之作
*后面有些乱套了
*有任何问题都是我的错

解雨臣和黑瞎子对外公开俩人在一起之后的那段时间,在圈子里掀起了不小的风浪,各种眼光有,各种议论有,这种揣测有。但是两人还是一如既往地经营着拍卖公司,鼓捣着眼镜铺子。
远在雨村的吴邪三人消息有些滞后,因为没人和他们提起这件事,最后还是胖子的消息圈给炸出来的。
在吴邪知道这个消息的当晚,解雨臣就接到了他的电话。
“阿花,听说你给我师父拐跑了?”吴邪存了意要调侃,话语里都带着轻笑。
解雨臣坐在书房宽大的椅子上,闻言往后一靠,抬手捏了捏眉心:“你可别学胖子说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冷笑话都具有杀伤力。”
“那成吧,等过两天我们仨到北京,给你当闺蜜团好好盘盘你那...

【林秦】同化作用

*私设严重注意!
*反正有问题都是我的错
*网络剧版本人设,圈地自萌,不要牵涉真人哦

从前,龙番市法医科的办公室无比的整洁。因为众所周知法医科的秦科长有轻微的洁癖和“强迫症”。
李大宝虽然对此颇有怨言但迫于秦科长的冷脸也不敢搞事情。所以每样物品都会有属于它们自己的位置,并且使用后必须放回原位。
但是最近秦科长发现,他的衣柜里的衣服常常被移动了固定的位置,他放苹果的抽屉有时会被翻乱,甚至工作台上面的东西也经常会被乱动。这让他非常烦恼。
他看着那个作乱的“犯人”,眼神有点冷。而被他盯着的人却毫无自觉:“大宝不是我说你,你再吃多几次小龙虾这体重可就降不下来了,换点别的成不成啊?”
“林涛!小龙虾是我的真爱!我...

《不不不,我没有我不是》

-眯眼-:

(感谢微博@苍山千仞 的供梗:无cp,藏海花里的老吴穿到脑残粉红瓶邪文里,一脸蒙逼的围观小白炸毛可爱人气傲娇的同人吴)



01.



  我醒来的时候以为我会看到张海客,却没想到首先看到的事物是小花近在咫尺的脸,在我以前的社交理念里,和一个男人到这么近的距离基本就该选择头槌他了,然而鉴于这个人是解雨臣,我强忍住要对着他的脸砸下去的冲动,深吸口气将板凳往后头挪了小半米,还没等我开口,小花忽然一拍桌子,一指头直戳我心口:“你叫我说什么好啊你,为了个男人,什么都不要了,你他娘的像话吗?”


  我张了张口,一定神才发现小花的...

《送命题》

-眯眼-:

搞不懂lof的g点。



 



【黑苏】黄粱梦

*本意是刀,虐不虐看个人感觉

*有任何不适都是我的错

    我这一生中,故人新人来来去去,哪怕是闷油瓶,也有十年之别。

    再次见到黑瞎子,他还是印象里的样子,笑得有点欠揍,占了大半张脸的墨镜松松垮垮地悬在鼻梁上。

    我抬眼看了看四周,发现是他从前最常住的那座四合院。

    再回头看着全身没骨头似的陷在藤椅里的人,下意识地觉得喉咙有点痒。然后眼前那人就递过来了一只烟:“来一根?”

   ...

【黑苏】鸠占鹊巢的二三事

*私设有,OOC有
*有点零散了,凑合看吧

苏万刚开始学医的时候三天两头地往黑瞎子的四合院里跑。借口是宿舍太吵,家里又太远。好在他们学校晚上不查寝。
黑瞎子倒也见怪不怪,医学院的大一新生最基础的课程也就是人体解剖了,连带着一些生理科学的生物实验。只要这个人不是天生的屠夫,正常人多少对这些事情都需要一些适应期。
只不过苏万在学医之前就被吴邪这个变态给与尸/体面对面接触过了,心理素质确实比平时只会写试卷的普通学生强了许多,至少在人体解剖室里能对那股子特殊味道面不改色,也没有被活活恶心得一星期吃不了肉。
后来有天晚上,苏万刚一进门黑瞎子的眉头就拧了起来。
“小兔崽子,知道你身上味儿多冲么?寝室住着不好啊非上...

【吏青】平行世界(三)

*夏冬青视角
*OOC是真的
*应该有后续
*我知道很短

我第一次做夜班兼职的这一整晚,种种经过已然足够我回忆一整年的了。
我看着店长亲手打的备注——赵吏,有些发懵。
昨天晚上……不,准确地说,是今天早上凌晨三点多,那个赵吏就开始犯困了,可能是酒喝多了吧。然后他竟然在仓库里搬出一张简易床,就这么搭在仓库门口前的空地上睡着了。
怎么说呢,他到底是心太大,还是根本不信我会搞事?他有这么信任我?
然后等我回到家简短地到了正午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发过来的兼职表了。
看得出夜班兼职大概有两三个人平分。我这个月也就剩四五次。
坐在床上懵了有好一会,我才慢吞吞的起来洗漱吃了点东西,然后又回到了电脑桌前。
这次我...

【吏青】平行世界(二)

*夏冬青视角
*OOC是真的
*应该有后续
*我知道很短

就在我石化在原地的时候,那双眼睛的主人已经站在我的面前,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后把两瓶啤酒“啪”一下放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
我:“……”
“夏冬青是吧?我是这儿的店长,你是要来应聘夜班售货员?看你这少爷样儿不像是缺钱使的啊?”那男人把两瓶啤酒撬开盖子,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是……谢谢我不喝酒。”我也跟着坐了下来,晃了晃乱糟糟的大脑之后说:“我是在网上看到你们这儿的招聘信息的,现在还缺人吗?具体有什么要求?”
“缺。具体的会慢慢说给你听的……”那男人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诶正好,我们这儿的夜班是从晚上十点到早上六点,现在也差不多到点了,要不就...

【吏青】平行世界(一)

*夏冬青视角
*OOC是真的
*应该有后续
*我知道很短

我叫夏冬青。二十四岁。大学毕业,准备考研。我家住滨海城,父母常年在外,妹妹出国留学。特点是闲。特长是睡觉。
但是我最近开始不太爱睡觉了。因为,最近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面,我过着和现在完全不同的人生。那一个我,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和妹妹,在孤儿院长大,他的眼睛,能看见……鬼!
每次做这个梦,都非常,非常的真实。每次醒来,我都会恐惧得颤抖不已。
如果是我真的在经历这些事情,那我会不会已经崩溃了呢?我不敢去想,只好逃避。
为了逃避睡眠,我开始整夜整夜地打游戏,压缩自己的睡眠时间,消耗自己的精力,让自己累的没办法做梦——然而游戏也并...

1 / 2

© 魍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