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更两三篇的重度懒癌/脾气极差/西皮杂食请注意看tag/关注需谨慎

【林秦】滑板车出击

不会用图片做链接,你们不要举报好不啦,不过这么短小意识流应该不要紧吧?嘻嘻。

秦明觉得自己要在水中窒息了。
这水流温暖地包裹住了他,席卷了他的一切感官体验。
无法挣脱无法回避,哪怕推开了一点,只会换来变本加厉的桎梏。
雨点铺天盖地地袭来,滴落在皮肤上,在神经末梢激起了痛觉的反馈。
窒息导致了缺氧,慢慢地视线开始模糊,企图仰起头浮出水面,但是被抓住脚踝,又沉入了水底。
疼痛从不知名的地方袭来,双手无意识地向前寻找,终于抓住了救命的浮木。
不知所措地在浮木上刻下指甲的划痕来感知实质。却发现自己开始随着这块浮木上下浮沉。
时而狂风暴雨,飘过了一波又一波翻滚的巨浪,秦明被这冲击逼得断断续续地发出呼惨声。时而又如同...

【老年组】瞎扯

张起灵×黑瞎子
文如题名,瞎几把扯。

队伍出发的时候,黑瞎子和张起灵坐在最后一辆车的后座上,从后视镜里看着吴邪站在收费站口目送他们。
黑瞎子问张起灵道:“哑巴,你说我大徒弟是不是舍不得我们走?”
张起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是从假寐中睁开眼看着他,然后迟疑了一下——黑瞎子还是在笑,只是这笑容里露出了一丝丝令人想一探究竟的酸楚。或许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他却很清楚,两个人打交道已有数十年,对彼此的了解足够产生一种难以形容的默契。
他们都很清楚,这次下斗,和往常任何一次都不同,无关装备和身手,关乎人心的算计。
世间最险恶的机关,都是人自己造出来的。
张起灵想,原来你也会害怕的么?然后不可自控地想从...

【黑苏】师父说

一口甜的

在苏万的眼里,自个儿的师父并不是个适合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的人。
经年累月的打打杀杀和生意往来让这个戴着墨镜时常笑得让人心神荡漾的男人浑身充满了危险。
直到有一天,苏万正在他师父的院子里清扫葡萄架子下的落叶,他师父坐在旁边摇椅里捧着个泡着明目茶的保温杯晒太阳,突然就念了一句诗:“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
苏万愣了愣,举起扫把道:“ 师父你没事儿吧。”
黑瞎子抄起旁边板凳上的一听可乐冲苏万扔了过去,苏万伸手挡住接了下来,手心被震得发麻。
“老祖宗留下来的瑰宝你都不认得?学医学傻了?”
苏万放好扫把,打开拉环仰头灌了几口可乐,这才叹气道:“当然认得,我当年那么多五...

解雨臣生贺

写在前面:想了很久,既然写了还是发出来吧。最近状态不好,烂尾和逻辑不清之类的请谨慎阅读,参考了《解雨臣的一天》里面屋子的设定。
最后感谢大家的阅读❤

解雨臣的手机响起警报声的时候同时收到了霍秀秀的一条短信:“拿了备用钥匙去帮你收拾屋子。”
解雨臣已经两天没从这间办公室走出去过了,希望能在一大堆文件和账本里面找有用的东西。
解雨臣打开一个APP,解除了自己那个小四合院里的警报设备,同时回复秀秀让她别喂鱼喂太多。然后靠在椅背上,捏了捏眉间。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
现在的情景,简直比和汪家死扛的时候还要艰难。
不同的是,有的人已经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可怕的未来,而有的人还不知道。
现在还不知道的人在...

【黑苏】师徒关系

*OOC
*烂尾慎点
*也许有后续

黑瞎子睡到半夜突然接到了解雨臣的一个电话。电话里三言两语开了个价,请他去一个堂口“处理”一些事。
看起来应该是事发突然,正好堂口离他近,就临时把他叫了过去。
事情解决得差不多的时候,解雨臣跨出门,看见黑瞎子正倚在车旁边抽烟,看着巷子口的路灯出神。
“还有烟没有?”解雨臣走过去,跟黑瞎子要了只烟。然后两个人就这么沉默地在夜色中站着。
黑瞎子抽完烟手上这根烟之后,跟解雨臣确认了支付方式,点了点头,准备打开车门。
解雨臣想了想:“都这个点了,要不留你吃个早饭吧?给苏万也带点回去。”
黑瞎子摆摆手:“算了吧,这会那小崽指不定正眼巴巴地等着我回去呢。”
“你们师徒关系挺好的嘛。”解雨...

雨村日常

写在前面:
听说最近在进行大清洗?
那就是时候来一波意识流了。
感觉最近不是在下大雨就是高温警报。
请多保重。

*吴邪视角

我醒来之前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是一条蛇,被人倒吊着提了起来,丢进了一处活水中。身旁阴冷而湿润,水流贴着身体流去。窒息一般的逼兀感。
接着我醒了过来,首先接收到的是隆隆的雨水声。侧头看向窗外,瀑布一样的流水从屋檐直坠而下。
怪不得连做梦都和水有关。
雨村这几天进入了雨季,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瀑布的水位线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在上涨。我甚至有些担心水会不会漫到屋子里来。
哪怕雨下的这么大,闷油瓶两天前依然闷不吭声地进了山。我倒是不担心他会出什么事,但是这雨下得太大,总让人心里不舒服。
我爬起来...

【黑花】鼓和槌

*OOC之作
*后面有些乱套了
*有任何问题都是我的错

解雨臣和黑瞎子对外公开俩人在一起之后的那段时间,在圈子里掀起了不小的风浪,各种眼光有,各种议论有,这种揣测有。但是两人还是一如既往地经营着拍卖公司,鼓捣着眼镜铺子。
远在雨村的吴邪三人消息有些滞后,因为没人和他们提起这件事,最后还是胖子的消息圈给炸出来的。
在吴邪知道这个消息的当晚,解雨臣就接到了他的电话。
“阿花,听说你给我师父拐跑了?”吴邪存了意要调侃,话语里都带着轻笑。
解雨臣坐在书房宽大的椅子上,闻言往后一靠,抬手捏了捏眉心:“你可别学胖子说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冷笑话都具有杀伤力。”
“那成吧,等过两天我们仨到北京,给你当闺蜜团好好盘盘你那...

【林秦】同化作用

*私设严重注意!
*反正有问题都是我的错
*网络剧版本人设,圈地自萌,不要牵涉真人哦

从前,龙番市法医科的办公室无比的整洁。因为众所周知法医科的秦科长有轻微的洁癖和“强迫症”。
李大宝虽然对此颇有怨言但迫于秦科长的冷脸也不敢搞事情。所以每样物品都会有属于它们自己的位置,并且使用后必须放回原位。
但是最近秦科长发现,他的衣柜里的衣服常常被移动了固定的位置,他放苹果的抽屉有时会被翻乱,甚至工作台上面的东西也经常会被乱动。这让他非常烦恼。
他看着那个作乱的“犯人”,眼神有点冷。而被他盯着的人却毫无自觉:“大宝不是我说你,你再吃多几次小龙虾这体重可就降不下来了,换点别的成不成啊?”
“林涛!小龙虾是我的真爱!我...

【黑苏】黄粱梦

*本意是刀,虐不虐看个人感觉

*有任何不适都是我的错

    我这一生中,故人新人来来去去,哪怕是闷油瓶,也有十年之别。

    再次见到黑瞎子,他还是印象里的样子,笑得有点欠揍,占了大半张脸的墨镜松松垮垮地悬在鼻梁上。

    我抬眼看了看四周,发现是他从前最常住的那座四合院。

    再回头看着全身没骨头似的陷在藤椅里的人,下意识地觉得喉咙有点痒。然后眼前那人就递过来了一只烟:“来一根?”

   ...

【黑苏】鸠占鹊巢的二三事

*私设有,OOC有
*有点零散了,凑合看吧

苏万刚开始学医的时候三天两头地往黑瞎子的四合院里跑。借口是宿舍太吵,家里又太远。好在他们学校晚上不查寝。
黑瞎子倒也见怪不怪,医学院的大一新生最基础的课程也就是人体解剖了,连带着一些生理科学的生物实验。只要这个人不是天生的屠夫,正常人多少对这些事情都需要一些适应期。
只不过苏万在学医之前就被吴邪这个变态给与尸/体面对面接触过了,心理素质确实比平时只会写试卷的普通学生强了许多,至少在人体解剖室里能对那股子特殊味道面不改色,也没有被活活恶心得一星期吃不了肉。
后来有天晚上,苏万刚一进门黑瞎子的眉头就拧了起来。
“小兔崽子,知道你身上味儿多冲么?寝室住着不好啊非上...

1 / 3

© 魍书 | Powered by LOFTER